Slide 專業領域 法律新知 聯絡 工作機會 中文(简体) 中文(繁體) English 語言 : 團隊 LLP YTL Law Firm 緊急熱線: +852 3468 7200 English 中文(繁體) 中文(简体)
menu
close
團隊 專業領域 聯絡 法律新知 工作機會 語言 緊急熱線: +852 3468 7200

Slide 香港高等法院上訴法庭重新審視將外國註冊公司清盤的三項核心要求 案件背景 香港高等法院上訴法庭(以下簡稱“上訴庭”)於2020年8月5日就Shandong Chenming Paper Holdings Limited v. Arjowiggins HKK 2 Limited [2020] HKCA 670一案(以下簡稱 “本案”)作出判決,重申法庭在行使酌情權將外國註冊公司清盤時需要考慮的三項核心要求(以下簡稱“三項核心要求”)。在本案中,上訴庭駁回了就下級法院拒絕作出原告人所尋求以下宣布的上訴:由於原告人山東晨鳴紙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晨鳴”)是一間非註冊公司,被告人Arjowiggins HKK 2 Limited(以下簡稱 “債權人”)不能滿足法庭根據《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香港法例第32章)(以下簡稱 “第32章”)第327(3)條在香港行使酌情權將公司清盤的三項核心要求(以下簡稱 “該宣布”)。

上訴庭認為在本案中有足夠的可能性令債權人受益,從而證明法庭有充分理由根據第32章第327條就考慮將山東晨鳴清盤行使酌情權。
就爭論點一,上訴庭裁定,雖然利用清盤呈請向公司施壓以求支付有爭議的債務是不妥當的,但在本案中所涉及的債務是沒有爭議的,因此債權人有當然權利提出清盤呈請。上訴庭鮑晏明法官同意,債權人有真實的可能性通過對山東晨鳴作出清盤呈請而獲益,該利益(就沒有爭議的債務)就是“因預計的清盤呈請而產生的影響力,或因清盤呈請而委任清盤人,和清盤人為追討資產可能採取的步驟(即便這些步驟較為複雜)”。這並不受債權人有可能在針對山東晨鳴的實際清盤令作出之前根據仲裁裁決獲得賠償而影響。

就爭論點二,上訴庭裁定,根據鏞記案的裁決,第二項核心要求始終是必要的,並不能降低(即不能免除)。此外,法庭在行使成文法賦予的酌情權時,通常會自我約束,這可對其酌情權作出限制,並對其如何行使酌情權作出一定程度的預測。法庭很少會在無法為呈請人提供合理預計利益的情況下發出清盤令。只有在例外情況下,第三項核心要求才可能合理地被免除(見Re China Medical Technologies [2018] HKCA 111一案第20段)。

上訴庭還審議了債權人為滿足第二項核心要求提出的其他一些益處,並有如下判定:

有關公司必須與香港有充分關連,但未必須在本司法管轄區內擁有資產; 清盤令必須有合理的可能性使申請者受益;及 法院必須能夠對在公司資產分配中有利益的一人或多人行使司法管轄權。 由於山東晨鳴認可本案的情況符合第一項和第三項核心要求,因此上訴的爭論點主要圍繞第二項核心要求,即:(一)下級法庭認定的“影響力”能否充分構成”受益” ,以滿足第二項核心要求(以下簡稱“爭論點一”);及(二)在適當的情況下,第二項核心要求能否降低,或者免除;及如果可以,在本案中降低或免除第二項核心要求是否合適(以下簡稱“爭論點二”)。 三項核心要求 山東晨鳴與晨鳴香港之間存在定期抵銷的應收及應付款項,這可能涉及不公平的優惠,而將來可能會有香港晨鳴對山東晨鳴的欠款以構成可供清盤人運用處於香港的資產(上訴法庭否決了這個論點,因為在山東晨鳴並非無力償債的情況下,不容易看出這如何構成不公平的優惠。日後產生應收賬款的可能性似乎僅僅是基於猜測)。 聯絡我們 梁延達律師事務所有限法律責任合夥 梁延達 楊尊禮 合夥人 合夥人 香港灣仔港灣道26號 華潤大廈2606-08室 (+852) 3468 7200
admin@hkytl.com (+852) 3468 7202 (+852) 3468 7203 alfredleung@hkytl.com jamesyeung@hkytl.com
2020年9月 主頁/ 法律新知 1. 債權人於2015年獲得對山東晨鳴執行仲裁裁決的許可。隨後,債權人就該仲裁裁決向山東晨鳴送達了法定要求償債書。山東晨鳴並未償還債權人法定要求償債書中的任何債務,並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以禁止債權人對其提出清盤呈請。雖然下級法院允許該宣布取代山東晨鳴的禁制令申請,但山東晨鳴就該宣布作出的申請最終被法庭駁回。

下級法院裁定:(一) “因預計的清盤呈請而產生的影響力”能夠滿足第二項核心要求;及(二) 第二項核心要求的應用可視情況需要而降低。


1. 2.
3. 2. 根據Kam Leung Siu Kwan v. Kam Kwan Lai (2015) 18 HKCFAR 501一案(以下簡稱 “鏞記案”)所訂立的原則,法庭在根據第32章行使管轄權將外國註冊公司清盤的三項核心要求如下: 3. 4. 影響和啟示 在本案中,上訴庭在根據第32章行使酌情管轄權將外國註冊公司清盤時,重新審視並重申了“三項核心要求”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第二項核心要求始終是不可或缺的,並不可降低或免除。

此外,儘管在本案中考慮到山東晨鳴的具體情況(該公司是一家在中國註冊成立並在深圳和香港上市的有償債能力的公司,在香港沒有開展業務,也沒有資產),債權人仍有權在香港對山東晨鳴提出清盤呈請,這主要是因為有“清盤呈請所產生的影響力”,足以構成滿足上述第二項核心要求的益處,以及在本案中比較獨特的是,有關債務本身是沒有爭議的。
上訴庭的裁决 我們能夠如何幫助您? 本所在重組和清盤事務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我們為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和私人公司)、債權人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提供清盤程序方面的建議,並在代表上述各方處理重組和清盤事宜上有著豐富的經驗。

如果您對以上內容有任何疑問,請與本所聯繫,以便作出進一步諮詢。
能在山東晨鳴的三級子公司,晨鳴(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晨鳴香港”)中實現一些價值,所以存在利益(上訴庭駁回了這一論點,因為晨鳴香港既不是山東晨鳴直接控股的子公司,也沒有董事受香港法庭的管轄,從而無法向債權人提供任何利益)。 清盤人或許可以利用一般性授權發行股份來籌集資金,以償還債權人(上訴庭否決了這個論點,因為在山東晨鳴將被清盤的情況下,投資者幾乎不可能真正願意認購這些股份)。 根據《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香港法例第 219 章)第 60 條,山東晨鳴的重組可能會被撤銷(上訴法庭否決了這個論點,因為山東晨鳴似乎一直都有很高的償債能力,而且,要讓債權人尋求這個補救方法也不一定要委任清盤人。因此,這個論點不太可行);以及 本文中包含的所有信息僅為一般信息。本文不應被視為法律建議或意見。對於因依賴本文中包含的信息而採取(或未採取)任何行動直接或間接導致的任何損失或損害,本所概不承擔任何責任。請根據自己的情況以及可能遇到的任何法律問題尋求相應的法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