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专业领域 联络 工作机会 中文(简体) 中文(繁體) English 语言 : 团队 法律新知 LLP YTL Law Firm 紧急熱線: +852 3468 7200 English 中文(繁體) 中文(简体)
menu
close
团队 专业领域 联络 工作机会 语言 紧急熱線: +852 3468 7200 法律新知

Slide 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重新审视将外国注册公司清盘的三项核心要求 案件背景 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以下简称“上诉庭”)于2020年8月5日就Shandong Chenming Paper Holdings Limited v. Arjowiggins HKK 2 Limited [2020] HKCA 670一案(以下简称 “本案”)作出判决,重申法庭在行使酌情权将外国注册公司清盘时需要考虑的三项核心要求(以下简称“三项核心要求”)。在本案中,上诉庭驳回了就下级法院拒绝作出原告人所寻求以下宣布的上诉:由于原告人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晨鸣”)是一间非注册公司,被告人Arjowiggins HKK 2 Limited(以下简称 “债权人”)不能满足法庭根据《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香港法例第32章)(以下简称 “第32章”)第327(3)条在香港行使酌情权将公司清盘的三项核心要求(以下简称 “该宣布”)。

上诉庭认为在本案中有足够的可能性令债权人受益,从而证明法庭有充分理由根据第32章第327条就考虑将山东晨鸣清盘行使酌情权。
就争论点一,上诉庭裁定,虽然利用清盘呈请向公司施压以求支付有争议的债务是不妥当的,但在本案中所涉及的债务是没有争议的,因此债权人有当然权利提出清盘呈请。上诉庭鲍晏明法官同意,债权人有真实的可能性通过对山东晨鸣作出清盘呈请而获益,该利益(就没有争议的债务)就是“因预计的清盘呈请而产生的影响力,或因清盘呈请而委任清盘人,和清盘人为追讨资产可能采取的步骤(即便这些步骤较为复杂)”。这并不受债权人有可能在针对山东晨鸣的实际清盘令作出之前根据仲裁裁决获得赔偿而影响。

就争论点二,上诉庭裁定,根据镛记案的裁决,第二项核心要求始终是必要的,并不能降低(即不能免除)。此外,法庭在行使成文法赋予的酌情权时,通常会自我约束,这可对其酌情权作出限制,并对其如何行使酌情权作出一定程度的预测。法庭很少会在无法为呈请人提供合理预计利益的情况下发出清盘令。只有在例外情况下,第三项核心要求才可能合理地被免除(见Re China Medical Technologies [2018] HKCA 111一案第20段)。

上诉庭还审议了债权人为满足第二项核心要求提出的其他一些益处,并有如下判定:
有关公司必须与香港有充分关连,但未必须在本司法管辖区内拥有资产;
清盘令必须有合理的可能性使申请者受益;及 法院必须能够对在公司资产分配中有利益的一人或多人行使司法管辖权。 由于山东晨鸣认可本案的情况符合第一项和第三项核心要求,因此上诉的争论点主要围绕第二项核心要求,即:(一)下级法庭认定的“影响力”能否充分构成”受益” ,以满足第二项核心要求(以下简称“争论点一”);及(二)在适当的情况下,第二项核心要求能否降低,或者免除;及如果可以,在本案中降低或免除第二项核心要求是否合适(以下简称“争论点二”)。 三项核心要求 山东晨鸣与晨鸣香港之间存在定期抵销的应收及应付款项,这可能涉及不公平的优惠,而将来可能会有香港晨鸣对山东晨鸣的欠款以构成可供清盘人运用处于香港的资产(上诉法庭否决了这个论点,因为在山东晨鸣并非无力偿债的情况下,不容易看出这如何构成不公平的优惠。日后产生应收账款的可能性似乎仅仅是基于猜测)。 联络我们 梁延达律师事务所有限法律责任合伙 梁延达 杨尊礼 合伙人 合伙人 香港湾仔港湾道26号 华润大厦2606-08室 (+852) 3468 7200
admin@hkytl.com (+852) 3468 7202 (+852) 3468 7203 alfredleung@hkytl.com jamesyeung@hkytl.com
2020年9月 主页/ 法律新知 1. 债权人于2015年获得对山东晨鸣执行仲裁裁决的许可。随后,债权人就该仲裁裁决向山东晨鸣送达了法定要求偿债书。山东晨鸣并未偿还债权人法定要求偿债书中的任何债务,并向法庭申请禁制令,以禁止债权人对其提出清盘呈请。虽然下级法院允许该宣布取代山东晨鸣的禁制令申请,但山东晨鸣就该宣布作出的申请最终被法庭驳回。

下级法院裁定:(一) “因预计的清盘呈请而产生的影响力”能够满足第二项核心要求;及(二) 第二项核心要求的应用可视情况需要而降低。
1. 2.
3. 2. 根据Kam Leung Siu Kwan v. Kam Kwan Lai (2015) 18 HKCFAR 501一案(以下简称 “镛记案”)所订立的原则,法庭在根据第32章行使管辖权将外国注册公司清盘的三项核心要求如下: 3. 4. 影響和啟示 在本案中,上诉庭在根据第32章行使酌情管辖权将外国注册公司清盘时,重新审视并重申了“三项核心要求”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第二项核心要求始终是不可或缺的,并不可降低或免除。

此外,尽管在本案中考虑到山东晨鸣的具体情况(该公司是一家在中国注册成立并在深圳和香港上市的有偿债能力的公司,在香港没有开展业务,也没有资产),债权人仍有权在香港对山东晨鸣提出清盘呈请,这主要是因为有“清盘呈请所产生的影响力”,足以构成满足上述第二项核心要求的益处,以及在本案中比较独特的是,有关债务本身是没有争议的。

上訴庭的裁决 我们能够如何帮助您? 本所在重组和清盘事务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们为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和私人公司)、债权人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提供清盘程序方面的建议,并在代表上述各方处理重组和清盘事宜上有着丰富的经验。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有任何疑问,请与本所联系,以便作出进一步咨询。
能在山东晨鸣的三级子公司,晨鸣(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鸣香港”)中实现一些价值,所以存在利益(上诉庭驳回了这一论点,因为晨鸣香港既不是山东晨鸣直接控股的子公司,也没有董事受香港法庭的管辖,从而无法向债权人提供任何利益)。 清盘人或许可以利用一般性授权发行股份来筹集资金,以偿还债权人(上诉庭否决了这个论点,因为在山东晨鸣将被清盘的情况下,投资者几乎不可能真正愿意认购这些股份)。 根据《物业转易及财产条例》(香港法例第 219 章)第 60 条,山东晨鸣的重组可能会被撤销(上诉法庭否决了这个论点,因为山东晨鸣似乎一直都有很高的偿债能力,而且,要让债权人寻求这个补救方法也不一定要委任清盘人。因此,这个论点不太可行);以及 本文中包含的所有信息仅为一般信息。本文不应被视为法律建议或意见。对于因依赖本文中包含的信息而采取(或未采取)任何行动直接或间接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本所概不承担任何责任。请根据自己的情况以及可能遇到的任何法律问题寻求相应的法律建议。